首页 小组 话题 用户 我的社区

关于肖形印·图像印

2021-07-25 23:49:49
0
153

篆也好,楷、隶也好,都是文字印。在篆刻艺术百花园中,还有一朵奇葩,它就是图形印。它的起源更早。陈介祺《十钟山房印举》中收了大量的肖形印、图像印,可见此类印至少在汉前就已经有了。陈氏在《十钟山房印举》中称“汉圆肖形印,非夏即商”,更是上推到三代。

草创时期之与成熟时期的区别,即使在肖形印中也显示出来。汉以前的图形,取材较杂,有龙、凤、虎、兕、犬、马、鱼、鸟、人物、花卉等各不同,大凡先民们耳闻目睹之物,均可施之于印章,故陈簠斋所谓三代印,一般是指纯绘画性的、题材广泛的那一类印章;而到了汉代,除以上各类题材之外,由于文字入印取得了出色成果,便不满足于泛泛的刻图描形,开始有意识地选择题材,并努力与文字相结合以强调其美好的象征意义。如汉印中有二灵、四灵印,所选择的图形动物是龙、凤、龟、蛇,或是朱雀、白虎之类的东西,而且常常以之作为自己姓名的装饰,力求文字与图形妥帖相安,努力显示出其象征性而不限于追求单纯的图画形态。即使是某些单纯的图形印章,在技术上也更多地渗入汉印艺术追求的旨趣,造型的图案意趣更浓烈,因而显得更为成熟而耐人寻味。



图形印的出现和在汉代的臻于成熟,使它有可能向更高的追求方向发展,十二生肖的肖形印就是继承了汉图形印的强调象征的优秀传统,它给篆刻家们带来了新的天地。清代赵之谦、吴昌硕等在印章上刻造佛像,虽前无古人,但其艺术上的渊源,无疑也是这些早期图形印。造型的凝练,黑白的巧妙对比,笔法刀法的转折处理,这些都是三代和汉图形印的艺术特长,它作为一种特殊的优美图案,体现出先民们对艺术抽象的深湛认识,在篆刻王国中始终发出熠熠光芒。

图形印在汉代的成熟,还与吉语印有密切联系。汉代那些“长年”“日利”印,实际上是在为象征长寿欢乐的图形印作文字上的准备或为图形印大加声张。此外,在汉代,名印是印章的主要格式,它是实用至上的。唯有这些吉语印和作为吉语的具象表现的图形印的出现,是不仅仅出于实用目的的,它们毋疑带有一种祝祷成分在内,由于使用上的不必以之“取信”,在形式上自然也不必过于拘泥成格,可以在艺术追求上显得更为自由和奔放。




以画代字的处理方法是字画相间形式的变格。汉印中,刻一个虎形而在边角上刻一个姓氏,刻两条鱼或一只凤而附上“日利”二字,这类情况是很多的。到了元代的花押印,虽然文字由缪篆变成草书,但这种书与画结合并以画代字的风气并未消歇。周春曾称:吴槎客赠余小铜印,作人形坐而抱牍,上有一蒙古字,以陶南村《书史会要》考之,乃东字也,此即《辍耕录》所谓花押印。——清·周春《论印绝句》对于蒙古人而言,识别起来既不困难,而其图形的形式感也要比陌生的汉篆字亲切得多,作为文字与图形结合的这类印章,印章,自然是深中其意了。书法与绘画之间原应有本质的差别,但在篆刻艺术家进行消化融会之后,竟可以使之浑然化一,显示共同的艺术趣味,其中所体现出来的美学意义还不值得人们深思吗?如果说押印、楷、隶书印与篆书印之间的对比是文字范围以内的对比,而这种对比已经使人眼花缭乱的话;那么图形印与篆书乃至隶、楷书印的对比,则是文字与绘画这两个大领域之间的对比,从这个角度来看,方寸之间的篆刻,倒真的是无所不包的具有巨大艺术容量和丰富艺术手段的艺术门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