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话题 用户 我的社区

关于楷、隶书印

2021-07-25 23:20:49
0
133

如果说花押是草书化了的印章文字的话,那么还有楷、隶书印也值得一谈。作为中国书法艺术的篆、隶、楷、草四体,虽然在印章中显示出主次轻重之分,而所留下的痕迹却都是有目共睹的。

隶书印据说始于明代宋比玉的莆田派。清人周春有诗云:闻说莆田宋比玉,创将汉隶入图书。

但宋珏的作品不传,莆田派以隶书入印也就成了无法验证的空话。而且周亮工作《印人传》,却没有宋珏之传,只是在别人的传录中提到宋珏,如宋珏是开创一代风气的人,周亮工作为同代人谅不会对他如此忽视。清人陈克恕则称:八分书印,自吴平子晋始,号莆田派,不合于古,另备一体。然必须从古八分书模仿其文,斯为得体。——清·陈克恕《篆刻针度》卷四

吴平子在《印人传》有载。周亮工只是论其风格“一洗其旧习”,有所变化,并没有论其以八分入印,倒是提到了宋珏的“善八分书”,“至用于图章,古无是也”。则周氏并不认为吴平子是八分入印的创始人,于是,在历来关于隶书印中,出现了三种见解:

宋比玉“创将汉隶”入印。——清·周春《论印绝句》


宋珏以八分“用于图书”。——明·周亮工《印人传》卷三

八分入印自吴平子晋始。——清·陈克恕《篆刻针度》卷四

究竟孰是孰非呢?其实如弄清楚八分与汉隶在古人概念中的区别,则问题或许可以迎刃而解,当时人对八分的理解是概括了吾丘衍的概念而来的:

八分者,汉隶之未有挑法者也。比秦隶则易识,比汉隶则微似篆;若用篆笔作汉隶字,即得之矣。——元·吾丘衍《学古编·字源辨》

以此看来,宋珏以八分入印并不等于以隶书入印,周亮工与宋氏同时,所记不误。而陈克恕之所以认为八分入印自吴平子,主要是因为宋无印流传,而吴平子则有“篆笔写隶字”的所谓八分印章如“度白雪以方洁,干青云而直上”可以査据。至于周春的宋珏以汉隶入印,本也是“闻说”而已,并不亲睹,其准确性当然不如周亮工等人。

但这对我们的论题仍然无所补益。像吴平子这方印,虽有“解散篆体”的特点,离真正的隶书入印还差得远,只是前人混淆了而已。那么,真正的隶书印既不始于莆田,又始于何时呢?

其实早在唐宋,以隶书入印的现象就已经出现了,特别是官印木记中,这类印很常见。著名的如“右策宁州留后朱记”印,隶书的结构是极其纯粹的,隶书的用笔(如挑笔)又是极为典型的。如果说八分这一概念由于使用了“篆笔作汉隶字”的解释而变得含糊不清,从而使它老是在篆、隶两大书体中摇摆不定的话,那么这类隶书印则是货真价实的隶书体势,它在众多的印章体式中拔戟自成一军。其隶气十足,结构的扁势和用笔的挑势,都是令人叹为观止的。

当然,像唐宋官印之类,在明清时由于出土较晚的关系,可能使周亮工、周春等人未及见到,而且更由于当时研究印学的人对官印并不重视,因此只能以宋比玉的莆田派作为隶书印之始,这是可以原谅的。但这样一来,顺理成章的现成结论是否真实反映了现实却也成了问题。不管是隶书印还是八分印,原有的莆田派首创的旧结论,我们以为都应该加以改变,创始的年代绝非晚至明代;而创始人也并非宋比玉,倘使宋比玉真的有八分印作品传世,那他也只是步唐宋人印的后尘而已。




楷书入印与隶书同时,也在唐宋之际,宋元楷书印极多,从官印到私记,涉及面也很广,而且,年号、氏名、信用……用途各异。实际上也很可理解。宋人风行花押,形成了押书入印的风气。既然草书也可入印,那隶、楷书入印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了。隶、楷书入印的现象,当然也包含有使印章文字易识,以便更好地为实用发挥工具效益的使用目的;但也肯定存在着对各种不同艺术体式大胆尝试和探索的主观追求。在唐宋人的眼光中,篆书的造型美固足以使人趋之若鹜;而楷、隶书印的造型美,同样具有丰富的变化特征,它们不应该被冷落。

毋庸置疑,唐宋时代作为汉印与清印这两大篆刻高峰的中转,其意义是重大的,押印与楷隶书入印,与正统的篆书印共同构成了篆刻艺术的总面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