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组 话题 用户 我的社区

关于花押

2021-07-25 23:14:47
0
134

花押又称元押,是元代印章迥然有别于其他时代的重要标志,关于它出现的原因众家各持一说。较为主要的一个理由是:由于元代蒙古游牧民族在文化上比较落后,对汉字特别是篆字既无法识又无法用,故以花押符号作印代替使用。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汉字对于游牧民族而言,确实是极为陌生的。

但问题也不那么简单,早在元朝之前,宋人中花押的风气就很浓,如果说元人不识汉字才用押书,那么作为华夏正统的宋人,这个不识汉字的理由怕是难以成立的。因此,花押的盛行不仅仅是由于文字工具上的原因,应该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我们把宋人花押大致调查一下,其范围极为广泛。有历代宋朝皇帝的,如:



大臣或一般官吏中,花押的风气也很浓,较高级的如“拗相公”王安石:《石林燕语》又记王安石作押,先横一画,左引脚,中为一圈,圈多不圆,时谓押“歹”字。予谓以“歹”为石,与安石为人名实亦自相副。前辈有集古名臣花押为一书者。 ——清·王士禛《香祖笔记》卷十

较低级的如一般都事,宋宁宗嘉定年间敕封嘉兴县顺济庙神以爵,以宰相史弥远领衔,后有都事薛某画押,押字为,后亦有孙星衍、翁方纲跋,敕存于《听颿楼书画记》卷一。

最早的花押起于何代?据文献记载,唐时文人押署多以草书笔法为之,如唐中宗时有一个韦陟(697-762),常常用五彩笺作书信,他叫侍妾执笔书写,自己口授,写完后在末尾押上署名,把“陟”字写成五束下垂纷披的云朵,世称“韦陟五朵云”,这便是传说中花押的开始。不过,其实更早的北齐后主时,文书用集体签名均作花押,而不写楷书名;唐太宗、唐玄宗均有押署,他们都远在韦陟之前。因此,不仅在元前的宋已有花押,就是在宋前的唐和六朝也已有了花押,宋人只是继承了其风气而已。

花押入印最早又在何时?也有案可查。陶宗仪认为是始于后周:周广顺二年,平章李穀以病臂辞位,诏令刻名印用,据此则押字用印之始也。——元·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二

那么很明显,无论是押书还是押印,它的出现均不在元代,因而作为上述理由的“不识汉字而押署”的说法不能成立。我们倒以为花押的出现应该是草书以求捷速的实用目的和美化签字如韦陟“五朵云”这样的艺术目的在同时起作用,这才是押字乃至押印出现的真正缘由。当然,不识汉字的蒙古人对于押字表示广泛的兴趣,这也可理解,但这种状况可能是推动了押字押印的风行,而不会是其创始原因。陶宗仪《辍耕录》卷二:今蒙古色目人之为官者,多不能执笔花押,例以象牙或木刻而印之,宰辅及近侍官至一品者,得旨则用玉图书押字,非特赐不敢用。



别说对写汉字感到困难,就是画押也画不好。手执毛笔的习惯在游牧民族生活中是不可想象的,它甚至比手持刀枪挥杀更为困难,于是以固定的押字——押印来代替签押。如果说后周李穀是以病臂无法书押而用花押印的话,那么元代蒙古官儿们则是不能书押而用花押,落后的文化层同时又是至高无上的政治层,实在是个矛盾的历史现象。它的出现是奇怪的,而奇怪的现象产生了花押印大盛的艺术风气。

元印是否都是花押之流?也未必。早在元世祖时,蒙古官印还是以大篆文行而不以蒙文行。周春有诗云:“不信泰山丁亥牒,尚仍大篆世通行。”下注:“崐山顾氏金石文字云:泰山长春观丁亥年牒有尚书礼部之印,即今通行之大篆文,不用蒙古字。”丁亥为元世祖至元二十四年(1287),时距宋帝昺投海亡国已有八年之久,作为“尚书礼部”这样的中央级部院机构却还用篆文印,可见元人并没有在主观上想以蒙文代替汉文,只是由于天下已定,蒙古人大量进入中原并攫取高官厚禄,日益感到汉篆使用之不方便,再风行花押印而已,在人们尚未认识到印章是一门艺术之时,实用是决定一切的。

评论